九析

腐女一只,心智很是不成熟一点也不像这个年龄的人(朋友们都这么说),喜欢写东西文笔不好,喜欢唱歌~我是声乐艺考生啦啦啦欢迎交朋友嘻嘻∠( ᐛ 」∠)_
QQ:506679099

〖岩浆〗案件1②

  ooc致歉

  脑洞产物不要当真

  不喜勿喷QAQ

  

  “喂?严峫?刚刚怎么了?”江停的声音带着些许急切。

“没事没事,我刚刚听墙角来着,”严峫笑着说道,“你到了?”

“我到了,刚下车。你现在在哪里我找你去。”

“不用,我回去找你,这次的案子可能不简单。”严峫的声音有些凝重。

十分钟后两人在春熙路便利店汇合。

严峫详细的讲解了事情经过,他拿出手机播放那个小女孩求救电话的录音。

江停坐在椅子上,突然喊停,“等等,这里后调10秒。”

手机录音里女孩尖锐的叫声混杂了安慰声显得无比混乱。

江停皱着眉,“她喊得是什么?没有什么?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”他小声呢喃着,“严峫,再听一遍她没有后面喊得什么。”

严峫把音量调到最大,又往回拨了15秒。

“抓个?抓个……”江停突然明白了,“是drug!毒品!”

“什么?”严峫也皱起眉头,“那就对劲了,果然这案子不简单,我刚刚听墙角的时候也听见他们议论货什么的。”

“总之要先把那个女孩救出来。”江停眉眼严肃,“她的处境太危险了。”

严峫立即召集马翔等人进行营救行动。

一行人踹开门,房里却空无一人,只剩下一地的狼藉和点滴血迹。

“艹他奶奶的!”严峫骂道,“验痕组提取血液拿去化验。”

江停穿上鞋套在屋子里转了一圈。

“严峫,过来看。”江停在卧室喊道。

凌乱的柠檬黄床单和淡粉色壁纸能看出这应该是那个女孩子的卧室。

“这里,”江停拿脚踢了踢窗帘边的矮柜,“这应该是一个可活动的柜子。”

严峫往左用力,发现真的可以挪动,柜子底有滚轮。

一个保险箱毅然出现在眼前。

“嚯,警花!这怎么看出来的。”严峫惊讶挑眉。

“新买的房子你卧室里的保险箱也是这么设计的。”江停笑道,“而且你看这里有细微的划痕。”

严峫看向江停手指的方向,果然奶白色的地砖上有摩擦过的痕迹,很显然是推拉摩擦造成的,擦痕很淡,如果不仔细根本观察不到。

“密码试试小女孩的生日。”严峫转头看向韩小梅。

韩小梅翻看手机里技术组发来的女孩的信息,上面显示着女孩的生日,11月15日。

一共四位数的密码,严峫输入1115,显示密码错误。

“怎么不对?”韩小梅皱着眉头,翻看手机上的资料。”

“她弟弟的资料查到了吗?”江停问道。

“查到了,嗯…让我找找…啊,这里。”

资料上女孩的弟弟宏磊,14岁,生日7月10日,姐弟俩长得一点都不像。

“0、4、1、0,滴!”密码锁开了。

箱子里的东西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皱紧了眉头。

  

  别打我我知道我很短(并不短)咳,我真的卡文了QAQ

  

  左边是我~

  第一次合绘₍˄·͈༝·͈˄*₎◞ ̑̑

  图一是我朋友自己整得人设,然后我照着人设给她整了个马设,她不要脸(并没有骂人)她是真的和我说设不要脸

  ( ・⊝・∞)

 我新后桌的马设∠( ᐛ 」∠)_

  姓名:年年

  喜欢绿色所以长期带着绿色的配饰,性格阳光☀️

  小时候热爱探险,在云朵的夹层中发现了一个新植物叫云果,从而得到了可爱标志(可爱标志就是云果)

  云果是一种可以食用的水果,味道甘甜o(≧v≦)o

  

  我行同桌的oc

  名字:泡芙

  性格开朗,很有爱心,梦想是变成独角兽发射爱心光波哈哈哈

  体型相较于同龄人比较娇小,但飞的很快~₍˄·͈༝·͈˄*₎◞ ̑̑

  

  (龙设)名字:星溪

  性格开朗乐观,一直想走遍世间见见所有种族,几乎每个种族里有有几个朋友

 和归来兮是朋友~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给两位朋友画滴~

  P1可爱标志是尤克里里

  P2可爱标志是蓝色的八分音符

〖岩浆〗案件1①

  ooc致歉

  纯脑洞产物,不要当真

  不喜勿喷

  

  “铃铃铃…”警局办公室的电话响起。

韩小梅接起电话,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名年轻女孩哭泣的声音。

“你们是警察吧…是警察吧,求求你们救救他…”电话那头女孩的声音不停颤抖,韩小梅安慰道:“您先别着急,请告诉我们你现在的位置。”

“三里屯…春熙路附近的便利店里…救救他呜呜呜……”

报案人的情绪太过激动,严峫接过电话让她把电话还给便利店员工,嘱咐店员不要挂电话,先安抚一下女孩的情绪。几人快速开车前往女孩所在地。

电话回到女孩手里,韩小梅温柔的问道:“你多大了呀?”

“十…十六”

“他是你的什么人呀?”

“我弟弟,”女孩顿了一下,“捡的。”

“你们的爸妈在哪里工作呀?”

“不…”女孩的情绪突然失控,“没有啊啊啊drug,drug,对不起啊啊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”女孩尖锐的叫声响起,严峫表情凝重起来,这孩子的父母有问题。

女孩的声音太过尖锐,谁也没有听懂她在说什么,在韩小梅的安慰声中,女孩又平静下来。

不敢再问更多问题,严峫让店员拿了根棒棒糖给女孩。

“谢…谢谢你们。”女孩为刚刚自己的失控不好意思,还未长开的小脸泪痕交错,嗓子也有些沙哑,这应该是长期喊叫造成的。

女孩把棒棒糖攥在手心,说到:“我叫宏静…我的弟弟叫宏磊。我们是被收养的,我一切住在孤儿院,我弟弟是我十岁的时候被父亲抱回来的,我当时问父亲他是哪里来的,他只说是捡的。”

女孩主动袒露心声让警察们松口气,还没等这口气松到底,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嘈杂的声音。

“喂?”韩小梅出声询问。

“嘟 嘟 嘟…”

电话被那头挂断了,严峫冷着脸把油门踩到底。

“叮铃铃!你的媳妇来电话啦!叮铃铃!你…”

严峫裤兜里的电话响起,一车人都看见刚才严队堪比火山爆发的脸瞬间变得柔情似水。

“喂?媳妇?”

“严峫,我今天没课,一回去局里找你?你想吃什么?”江教授略带慵懒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,一听就是刚从床上起来不久。

严峫带嘴角是想压都压不下来,他默默把音量键调大,明晃晃的秀恩爱,“我刚接到的报案,现在不在警局,一会让韩小梅开车去接你,你吃点饭再过来,今天中午估计是吃不上饭了。”

“嗯,好。”江停拿起衣架上挂的咖啡色薄风衣,披上它又围了一条米色长围巾后拿着车钥匙出了门,“我开车去找你,位置发我。”

“行,开车注意安全,多穿点。”严峫眼神示意让韩小梅把位置发给江停。

“你也是。”

两人挂了电话。

半个小时后,严峫等人到达了便利店。

便利店里的员工正在门口张望。

“你好,我是建宁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队长严峫,刚才那名女孩是用你的手机打电话吗?”严峫亮出了警察证。

“是的,警察同志。刚刚那名小姑娘被她的父母带走了,还摔坏了我的手机…”小员工看着也就二十出头,应该是大学来打工的。

“能描述一下女孩的长相和当时的情景吗?”

“那个女孩长得挺水灵的,但是衣服都很破烂,而且脸上还有个大巴掌印,她进来的时候吓我一跳。”店员想了想又说道,“她特别瘦,看着弱不禁风的,倒是她父母看起来应该挺有钱,衣服都是名牌,我都没见过这么对待孩子的,拽着那孩子的头发就想走,我想拦但没拦住。那孩子连反抗都没反抗!怎么会有这样当父母的!”

严峫拍了拍小年轻的肩膀,这孩子正义感挺强,“你做的不错。”他转头吩咐韩小梅去查这家人的住址,“小伙子你叫什么?”

“我叫单(shàn)航。”

严峫点点头,听见韩小梅在喊,快步走了过去。

“严哥,听附近居民说这家人住在花湾小区302号楼3单元,咋们去看看吧。”韩小梅拿着本记录道。

“不,先带几个人便衣去附近打听一下这家人近况,顺便看看有没有可疑人员。”

“是。”

严峫吩咐完人,自己上车脱了警服换了身便衣向302号楼走去。

还没进楼道便听见女孩的嚎哭声。

“艹,”严峫暗骂一声,飞速上楼听声音停在了301的门前。

“你个臭婊子,还敢报警?!要不是今天还要好好把你送到聂老板的床上,我非打死你不可!”是一个成年男子到声音。

“老宏,别和小闺女计较,孩子还小。货还要吗?”又是一个成年男子的声音。

货?严峫眉心一跳。

“叮铃铃,你的…”搁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艹忘静音了,严峫挂了电话撑着楼梯扶手快速下到了二楼。

楼上传来了开门的声音。

那人应该只是张望了一下就关上了门。

严峫出小区门口给江停回电话。

  

  


我知道我短,不要打我(„ಡωಡ„)栓Q

可爱标志是脖子上的鸽子吊坠的样子,因为翅膀挡住了哈哈哈,可爱标志代表着和平,自幼跟随大公主学习魔法,翅膀也是因为阻止了两国发生战争而得到的~

性格温柔,但和熟悉的人在一起会显得活泼。

脖子上的项链是父亲送给他的礼物。

名字:归来兮(母亲是伟大的将军,小来兮是在军营里出生的,出生后没多久母亲就上了战场,父亲盼望着母亲的归来,所以起了这个名字)她出生就有可爱标志

♡(*´∀`*)人(*´∀`*)♡